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首页 > 娱乐快报 > 正文

千年古文化 今朝吉祥斋
2018-04-18 13:06:36   来源:   

  【吉祥斋】东方文化之——三峡之行。我以此站,暨洄流之意,示故乡情怀的洄流,精神生命的洄流,人类文明的洄流,更是今日往昔...
  【吉祥斋】东方文化之——三峡之行。我以此站,暨洄流之意,示故乡情怀的洄流,精神生命的洄流,人类文明的洄流,更是今日往昔的回眸一笑。

                         ------杨帆

千年古文化_今朝吉祥斋 

  三峡是中国文化的发源之地,顺着神秘的三峡之路,翻开这里陈年的日志,感受古人:“早发白帝城,轻舟千里行…”之境意。虽然我们此行“姗姗来迟”,虽然这里的往事,也许已成记忆,而我依然将这里作为【吉祥斋】2018 春夏季的命题,继续以影像和文字的方式,观察和记录当下的三峡,将悠然恒久的传说再现,寄寓中国当代人之精神向往。

 

 

  长江三峡位于中国的腹地,是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三段峡谷的总称。西起重庆市奉节县的白帝城,东迄湖北宜昌市的南津关,全长193公里,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国最长最深的大峡谷--【三峡】。

 

千年古文化_今朝吉祥斋 

 

  辨识【三峡】在中国历史上,古至今来的脉络里曾扮演的特殊使命,或许只有河床底的岩层得以见真知,纵使河水本身“不舍昼夜,奔流入海”,又或者是纤夫沉重的脚步和汗水,在经年历时中真的烟消殆尽。我们不妨把时段拉长,来看看三峡的哲学。三峡,背离不了东方社会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这个本质一直遵循着中国历史的因果关系和逻辑时序,直至今天。

 

千年古文化_今朝吉祥斋 

  【三峡】于中国历史人文千丝万缕的关系,也许恰恰能唤起“今日之往昔”,就是这一方被水培育起来的三峡人,气定神闲,也更加谦逊的汲取外来的能量,而水的柔韧令这里的人们多了些许随和,就这样世世代代安逸的生活着,看着世界竟如此时过境迁,【三峡人】依然选择留在这里,继续讲述这里的故事。这里就是此站的主要拍摄地【三峡人家】。

 

千年古文化_今朝吉祥斋 

   次日七时,天已微明,迎着冷冬的晨曦,天穹笼罩在 6 摄氏度的江面上。我们在朝阳之中开始记录三峡。江面的峰峦刚刚从黑暗中露出灰蒙蒙的线条。化妆间早已开始工作了,当乌沉沉的云雾渐渐散去,峡顶上一道蓝天,轻轻的浮着几小片金色浮云。这时的远山,倒影如墨;山如斧削,水天极目之处,静静地绘出了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

 

  此时,江面上三两帆船,正在逆流而上,摇动着两排木桨,象鸟儿扇动着翅膀,我仿似看到李白、杜甫在那遥远的年代,以一叶扁舟,搏浪急进,恍如隔世,又如初见。过去的三峡,处处是急流,处处是险滩。船象流星随着怒涛冲去,又绕着险滩迂回浮进。最著名的三个险滩是:泄滩、青滩和崆岭滩。江流险劲,却流传着无数优美的传说。

 

千年古文化_今朝吉祥斋

 

  三峡人的生计世代相传 ,那些有手艺的人家,只传内不传外。祖辈是石匠,后代一定是石匠。开麻绳作坊的则不干别的。因而,纤夫们沿袭了世代祖辈是船工的生活方式。

 

  “峡纤夫”;最早叫桡夫子,从小世传,一般十几岁就开始当了纤夫,号子声声,空谷回荡。 他们世世代代沿着通往天国的蜀道匍匐,一遍又一遍地用脚丈量巴蜀大地。走过千年,脊梁依旧坚韧。岩石般硬朗的身躯,像古铜色的雕像穿行在江畔,成了三峡景致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川江号子一吼起,一行人,一辈子,山长水远,把沉重和艰辛搭在肩上,着了魔似地拼命拽着,汗水和期盼凝铸成一条绳,一头拴着船只的安危,一头拴着纤夫的生死,由此启程脚下踩出生命的希望。

 

  过去的三峡有一千个、一万个漩涡,那时的船,靠着帆和桨是无法逆流而上的,一旦船遇到了激流,所有的人都必须游到岸上,牵住绳索的一端,而另一端则被固定在船上,于是纤夫们在悬崖峭壁间开凿出了一条条蜿蜒的栈道。有些狭窄的栈道只可一人通过,有的地方距离水面高达百尺之遥,远望就如绝壁间的一段凹槽……。纤夫们奋力拉船,他们必须光着脚行进在尖利的岩石上,如果货船过重,或者流速过快,他们甚至不得不爬着前行。夏日顶着炎热的骄阳,秋天跃入刺骨的冰水中游到岸上。而一旦有人不慎滑入悬崖,另一个人就必须迅速补位,从不让船下滑……这就是拉纤,这就是靠峡讨生活的纤夫们的生活。

 

  眼前是千千万万的纤夫们沉重的脚步走过的古践道,留下的足迹。纤夫们的腿长年浸泡在水中,关节受痛楚最深,无一幸免,关节炎成了纤夫们最大的危害,在那个年代也只能用山里采的药来缓解,而他们的生命随时悬在险峻的三峡峭壁上。除了苦,好像在纤夫的生活中也没有其他什么了,写到这些情景交融的文字,我的眼前似呈现出一条条结实的缆绳,那条紧绷的缆绳上,悬挂着纤夫们祖辈的灵魂。

 

  一切随业飘零,又随业而遇。三峡流水带走的仅仅是浮在水面的飘零之物。古今过往的三峡人,从不害怕迷失在水路里,好像有一束光照着他们的心路。也从不惧怕暗夜,好像有盏灯映着他们的智慧。勇敢的三峡人,走过山山水水,行过千千万万年。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寻找到,石头上踩下的一个一个深深的脚印。

 

  曾经的三峡人,如果没有梦想,又何曾远行,又怎能写下那么恒远的传奇故事。恍惚间,我似乎听见盘旋老鹰的长啸,顷刻间,又似乎惊醒了沉寂已久的纤夫的号子。在三峡行船中,有顺境有逆风,而凭着一张帆,纤夫们就可以顺逆同境,这帆不恰似我们的心,是我们的心在左右着人生的方向,只是看你如何掌舵而已。

 

  中国文化赋予三峡史诗般的历史人文,流经千年的三峡,依然是我们心中的三峡,就像自性清静的心,何曾被污染,依然清静如初。我们还在讨论着辛酸,三峡的辛酸早已经成了过往烟云。今天的三峡,无言也胜万语千言,足以带给我们多少次的沧海桑田。

 

  一光一色絮影交错间,我们用一天的时间,将千年的记忆映在【吉祥斋】一件件作品中,表达对历史的倾诉和传说;也愿此行记录【三峡】。如今的三峡,平静如镜,象是一个微笑,又象是来自远方的一个问候。我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伸向这幅水墨画的留白。此刻,一种珍贵的感情渗透我的全身。

 

  【吉祥斋】东方文化之旅三峡之行,又是一个起点,将每一个念化成缘。回想五年前发起的,丨吉祥斋丨东方文化之旅,这是属于东方的旅行。从第一站毫不犹豫的背起行囊出发去 【西藏】, 到这次的【三峡之行】我们已走过了十三个地方。每一次,面对挑战,面对未知,面对随之而来的危险,我们依然一次又一次出发。每一次我们都以当地人的方式与那里链接,然后又回到下一个起点。每一站都希望与真实更近一点,再近一点,从过去到未来,从生命到灵魂。

 

相关热词搜索:古文化 吉祥 千年

上一篇:乌兰图雅:唱着新草原民歌成为新时代的“国民歌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