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首页 > 特别报道 > 正文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2018-01-30 17:37:22   来源:   

白鹤白鹤艺术简介 白鹤,1971年生,安徽省太和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院副院长,慕鸿书社社员,艺术硕士,国家二级美术...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白鹤 
  
白鹤艺术简介
       白鹤,1971年生,安徽省太和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院副院长,慕鸿书社社员,艺术硕士,国家二级美术师。
       作品曾获全国书法篆刻展览“全国奖”、中国书法“兰亭奖”、首届“杏花村汾酒集团杯”中国电视书法大赛金奖、“林散之奖”书法双年展提名奖、首届中国书法院奖提名奖等重要奖项,出版有《白鹤书法篆刻作品集》、《白鹤小楷论语》、《印话宋词——白鹤篆刻六十方》等作品专集,多次在合肥、南京、常州等地举办个展。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书道之要,首在格调,如人之气质。气质雅者,虽布衣素妆,亦难掩其清新风;气质俗者,纵名牌裹身,终不脱其浑浊之气。书法格调高者,虽细节有不甚讲究处,然瑕不掩瑜,自有其神采存焉。观古今诗文大儒手迹,虽非书法名家,奕奕然有风神在,皆因其人饱读诗书,涵养气质,故能下笔皆有书卷之气。吾等习书,不可一味死学,放翁云“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若无相关之修养,纵终日笔不辍手,亦难悟书道之真谛,终不免为匠人之书耳。
       楷书之美,在其雅、正、和。其雅,要能去燥求精,方能不落俗套;其正要能不板不滞,方能灵润活泼;其和要能不狂不怪,气韵通达。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听流行歌曲,在《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节目中,经常出现对一些经典歌曲的改编,有些对经典的重新演绎很好,既能翻出新意,又能和原作的精神和境界保持一致。而有些改编的就很不好,在一味追求新、奇、怪的思想影响之下,把原作改编的不伦不类。由此我想到了今天一些人对经典书法的学习和传承。经典之所以能成为经典,就在于它代表了一个时代或一个特定层面的制高点,有其不可替代性。
       学习经典,首先要尊敬经典,认识经典。比如王羲之的草书,其特点是中和之美的极致,用笔内敛、精微,不激不厉。学习时就要平心静气,调整好心态,求其精、雅、纯,不能有狂狷之气掺入。而颜真卿的《祭侄稿》,他书写时悲愤填膺,随涂随抹,一任挥写。学习时就不能拘于细节,最好用粗纸秃毫,求其粗、圆、活,才能得其神髓。而有些人学书法,急于求成、出新意,要搞嫁接,用颜真卿的笔法去写二王,搞出不伦不类的东西还说是创新。还有人临帖,把二王尺牍写的东倒西歪、支离破碎,还说是重新演绎经典。这是今天很常见的通病,主要原因就是不肯下苦功夫,学不到真东西,就只能自欺欺人。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思维要开拓、要创新,这都没有问题,但你不能玷污经典,经典是前人留下来的文化精华,首先我们要很好的继承下来,不能很好的继承,就不可能有出色的创新。
       古人学书法,自幼即打下了扎实的楷书基础,很早就解决了基本的技法问题。所以三十几岁就能写出精品甚至是流传于世的代表作,像二王父子、米芾、王宠等很多书法家都是如此。而今人学习书法,小时候打基础的时候学的很少,很多人是成年之后才开始学,一上来就学行书、草书,因为基础差就不能取得很好的效果。究其原因,还是楷书基础不行,结字、线条、用笔等基本问题没有解决。常听有人说他专攻草书,没必要写楷书!还有人抬出汉代的草书家杜度、崔瑗、张芝等人来,说汉代就有草书,可楷书到魏晋才出现,那汉代的草书家没学过楷书怎么写好草书了?此话初听是有点道理,但细想是错误的。“楷”的原意是“法式,模范”,无论是哪个朝代,刚学写字时都是学规范的字体,秦时学小篆,汉代学隶书,那都是官方定下来的模范字体。你只有把模范字体写好了,才有可能再去谈书法的事,也就是先“书”而后才能成“法”。比如盖楼,它是先往下挖基础,楼越高挖的基础越深。林散之的草书写的好,那是因为他早年的基础打得牢。他自言六十岁才专习草书,以前多是写楷书、隶书,但他六十以后虽说专习草书,其它书体不是不学,八十多岁时还在规规矩矩的临隶书帖。古人的成功经验我们还是要借鉴的,现在的书家太多,信息又乱,听得太多也不好。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余性好静,不喜交际,每有不得不出席之酒宴,皆如坐针毡。尝有安徽同乡邀饮,至,方知满座皆为官员,又皆不识。余甚为懊悔,少坐,即告知主人有事须急回。既归,妻讶曰:“今晚之酒宴为何结束如此之早?”余告知其缘由。妻笑曰:“如此酒宴,何必去?今后再遇此等事应婉拒之,不应照顾脸面,否则人皆以为汝穿梭于酒宴之中。”余悔之又甚矣。吾等有一技之长,人皆重之,友人常以此为荣,故每有筵席,常邀余出面,曰“捧场”。然吾之苦,友人何能知也!
       静坐书斋,或挥毫扫素、临池抚帖;或展卷细读、醉心诗翰,此时凝神静虑,心无旁骛。无俗事之烦扰,无车马之劳身,书斋之乐,夫复何求?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春游山寺
青峰藏古寺,晨雾寺边生。
老树发新叶,春桃落绛英。
僧闲经懒颂,客少鸟长鸣。
抬首云深处,茶人自在行。
 
车站有怀
老来常苦别离多,人去人回可奈何。
犹喜乡中老母健,耳边长响唤儿歌。
 
题岳西天峡
仲夏逃炎暑,相约大别山。
奇峡藏雾里,古树秀峰巅。
瀑舞如飞雪,藤缠似蛇盘。
云端缥缈处,坐忘已成仙。
 
山居
青山环绿水,深谷有余闲。
树古枝犹劲,秋深叶未阑。
鸡鸣晨雾里,犬吠竹篱间。
山鸟倾情唱,悠然已忘年。
 
夜宿汀溪
涉水穿山到泾溪,心闲意适山鸡栖。
泉声相伴秋虫冷,独坐溪头树影稀。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定风波——秋夜望月
秋月一弯挂树梢,凭栏颙望意遥遥。
环水清辉投竹影,如镜,一壶残酒伴今宵。
漫步山房人悄悄,长啸,惊飞山鸟过廊桥。
渺渺远山青黛里,犹记,来年古寺赴春招。
 
山村小景
环池独步趁斜晖,水色岚光接翠微。
鱼戏清波藏至乐,莺歌深树蕴天机。
山花含笑菜花嫩,竹叶抽芽柳叶稀。
小立篱边风送爽,山村人唤牧牛归。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秋游(山贡)里人家
天高气宇澈,相携踏清秋。
(山贡)里来客少,暂作尘外游。
南山当户牗,北郭绕清流。
小街含古意,人家正悠游。
时蔬园中栽,壶酒邻里酬。
山鸟倾情唱,池鱼自沉浮。
徘徊不忍去,惟愿长相留。
 
题清和山房
水绕山环觅小村,结缘此地构庐园。
南山古寺云烟近,北郭清流鱼蟹繁。
竹影摇窗清俗虑,藤阴覆地避尘喧。
闲来把酒东篱下,欲问君心已忘言。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白鹤论艺杂谈及诗词选

 
作品收藏热线:15801030100

相关热词搜索:诗词选 白鹤 杂谈

上一篇:中国创意管理东坡奖评选在成都正式启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