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家书值万金
2016-12-20 19:42:41   来源:韩国新华报   

家书值万金

 书   
 
——殷宗毅


作者殷宗毅近照
       
        家书是一份情,牵挂着多少游子的心;家书是一份爱,召唤着在外的游子早日回。

        在远古时代,由于交通闭塞导致通讯联络十分艰难,人们大都以传递简单的口信和特殊的信物,与外界进行相互间的联络与沟通。在文字发明和使用以后,书信(函、札)就成为了人们与外界远方进行相互间联络和沟通的最主要方式,也因为可以表达的内容更加丰富和明了,成为了历史上使用时间最长地有效信物,而民间百姓与远方亲人间往来的书信则被称之为“家书”。到了蒸汽机的发明和电的使用以后,有线电话的直接通话和电报联络的民用化,已大大缩短了联系和沟通的时间,但通讯技术十分发达的今天,人们已经很少使用“家书”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联络和沟通感情了,一般常用电话、电话(脑)视屏和手机短(微)信直接进行感情的沟通和信息的联络,但总觉得像缺少了很多东西一样。

        根据书信(函、札)收发的对象,大致分为官府文书(函、札)和百姓书信两大类。其中“家书”属于就属于百姓书信一类中,感情交流和信息沟通的一种,主要是在家的亲人与远在外地亲人之间往来的信件,内容大致是在相互间报平安的同时,向彼此对方述说浓浓地关爱之心和思念之情,交流外面世界的相关情况和信息。即使不识字,也会托人捎口信或请人代笔。历史上著名的家书有《孔雀东南飞》、卓文君的《致夫君》、方志敏的《可爱的中国》、江竹筠的《致孩儿》和余光中的《船票》等等。

        我出生在父母亲都是军人的家庭,父母亲经常因工作关系出差在外,所以刚上到小学三年级时我就会写家书了。当时如果遇到不会写的字,就靠查字典或用拼音代替。

        记得第一次给父母亲写信的时候,那是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政治运动时期。当时,虽然已有了有线电话通讯和电报联络方式,但有线电话只有单位和高级领导家才配备的有,如果普通百姓想用有线电话通讯和电报联络,就必须在相互约定的时间到邮局才行,而且收费的价格十分昂贵,所以百姓们仍然用书信进行相互间联系和沟通。当时我父母亲已被“红卫兵造反派”关押在“(批)斗、批(判)、改(造)学习班”(即“牛棚”)里劳动了,在家的姥姥、我和妹妹非常想念和担忧在外的爸爸妈妈。一天下午,我告诉班主任孟秀莲老师很想给父母亲写封信,孟老师听了非常高兴,考虑到当时还处在“文化大革命”政治运动的特殊时期,对被“(批)斗、批(判)、改(造)”专政的对象,与家人间往来的书信都要被拆开检查的,孟老师就叫我到她家里去写信。到了孟老师的家里,孟老师专门拿出了一个作文本,然后开始教我如何按照书信的格式给父母亲写信。

        其实家书也是有相对固定的格式,开头一行是写给谁,第二行是简单的向收信人问好,以及询问为何未及时收到对方的回信。第三行就是正式地开始向对方述说关爱之心和思念之情的段落,下一段落是详细告知彼此的具体情况和相关信息,再下面就是叮咛之语和祝福之词,最后是落款和写信的时间。

        可真到了给父母亲写信的时候,心里虽有千言万语要告诉父母亲,但却不知道从何下手落笔,我只好呆呆地坐在那里默默地落泪。孟老师在忙完自己的事情后,进门见我还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动笔,就问我为什么没有动笔写,我只好告诉孟老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写、具体写些什么内容等。孟老师则来到我身旁坐下来,告诉我为了不让在“学习班”劳动改造的父母亲担心,先要写一段相关的《毛主席语录》,然后在信中向父母亲多讲些自己和家里的高兴事(也就是报喜不报忧),免得让在外的父母亲担忧而不放心。听完孟老师的话后,我就在信里写了怎样用心学习、在家如何听姥姥的话和帮着做家务等,还告诉父母亲自己和家里的一些非常开心的事,最后敬请父母亲安康和放心。信写好后,我把信拿给孟老师看行不行,孟老师微笑地边看边连连夸我真能干,然后叫我再工工整整地抄一遍,拿回家念给姥姥和妹妹听,看姥姥还有没有要说的话。放学回到家,我就把写给父母亲的信念给了姥姥听,姥姥听完后,摸着我的头也连连地夸我写的好。第二天,我把信交给了孟老师,请孟老师托人转交给了父母亲。母亲在收到了信后,很快就写了回信,告知我们她和父亲在“学习班”里一切都安好,让我们放心。后来母亲从“学习班”出来后,还专门拿出了这封信询问了当时的情况,我就高兴地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完后连连地称赞了我,并专门带着我来到孟老师家里登门致谢。

        从那时候开始,只要是与父母亲分开的时候,每个月我至少都会给父母亲写几封信,信中也是报喜而不报忧,以免让父母亲牵挂和担心。

        在父母亲把我寄放在新和的刘兴民叔叔家的一年里,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家书值万金”的内涵。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可不经意听到说我是“叔叔家送出去的孩子,是把我送还给叔叔家”等的闲言碎语后,禁不住想起了平时在家时,父母亲非常严格的管教,一犯错就罚我面壁思过,严重时还要挨训挨打。而叔叔一家人则对我特别好,犯错时从来不会打骂我,而是耐心细致地讲道理,教我真正地认识到错在哪里而好改正错误。两者大人的管教方式一对比,心里难免就开始怀疑我真是“叔叔家送出去的孩子”了,而且镜子里我的样子还与哥哥姐姐及大妹妹长的样子又很相像,让我更加相信“叔叔家送出去的孩子”的说法不是传言了,却又不敢问叔叔婶婶和哥哥姐姐们是怎么回事,生怕叔叔和婶婶生气而不要我了、更害怕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们又不关爱我了。所以每个星期都急切地盼望着父母亲的来信,而父母亲的每封来信我每天都会抽时间,含着热泪认认真真地读上三、五遍左右,从信中逐字逐句体味着与父母亲难以割舍地挚爱和亲情(有些信我还保存了很多年)。我坚信只要父母亲能如期写信给我,就肯定是非常在乎我和爱我的,可谜底到底又是什么呢?直到母亲来接我回家的那天晚上,我才当着叔叔婶婶的面,连着问了母亲两遍:“我是不是叔叔家送出去的孩子?”母亲十分无奈地掀起了衣服,让我看到她肚子上的刀口后,我才哭着大声地告诉叔叔婶婶说:“我不是叔叔家送出去的孩子,是我爸爸妈妈亲生的,”当时大家听完我说的话后,都捧腹大笑地流出了眼泪,叔叔婶婶和母亲还笑着连连骂我是个小糊涂蛋。叔叔家的弟弟(即小战)和妹妹(即红星)也同样有过这样的经历和遭遇。

        (在这里我深深地说:“叔叔婶婶对不起,当时我太小不懂事,没有在乎到您和家人的感受。其实您们一家人深情地呵护和关爱,让我终生铭记在心!”)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家书是我生活充满生机的源泉,家书是我努力工作的动力。因为,在工作两年后,组织上安排我担任了“渭干河流域管理局水利灌溉科研实验站”副站长,专门负责业务上的全面工作,而父母亲此时已离休安置到了内地的成都定居。所以,工作和学习上一遇到麻烦事和困难,我都会及时地给父母亲写信请教和交流,尽可能地多听听父母亲的见解和指教,同时主要想多了解和知道父母亲在内地生活的情况。现在这些家书偶尔拿出来读一读,那字里行间仍然充满着亲人间互亲互爱的浓浓情意,立刻还会让人从心底里泛起无限地阵阵暖意,令人都久久难以忘怀,思绪万千地回想起当年所发生的点点滴滴。
 
                                                                                                                                   ——写于2016年12月12日晚
 

相关热词搜索:家书值万金

上一篇:难忘的边疆小城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